Kyoto_11_2004_IMG_0156 (79)

 

在朋友面前,高傲地說“我要做一件大事”,幾個小時後,竟然是在捷運車廂內做出殺傷多人之驚悚社會事件。果然,熱心媒體“追求”真相,熱情地持續報導“此件大事”,而達到了“殺人魔”的行事目標。他的計劃,早已編為他的小說創作,細緻規劃,按章行動,儼然時下企劃經營事業的手法。

如此驚悚的事件,不少有識之士,不是歸因於當事者生病、家庭教育問題、電玩問題,就是歸因於社會缺乏公義或政府失能,莫衷一是。真是討論越多,意見越分歧,驚恐之餘,究竟要如何就其原因而行有效反應的措施,仍是一團亂。

蓋事件之發生,必有其條理緣由,其中當然有個人本然性情之因素,也有成長過程之境遇問題,也有家庭、社會生活型態與社會文化價值因素之作用。層層因素,環環相扣,密不可分,只歸罪於單一因素均過於單純,而輕忽人的“本性、成長與追求”三要素的交互運用機轉。只圖方便的單一歸因論述,不只失之毫釐,差之千里,無濟於事,勢必會似是而非地錯怪肇因者,例如錯怪單純的疾病、家庭因素,錯怪學校因素,錯怪電玩等等。

依據精神分析之觀察、神經科學之探討,人的本性具充沛的自我存活的攻擊性,也有渾厚的仁愛與慈悲心性。此三種不善不惡,可善可惡(王陽明學說)的本性,分別居處於腦解剖位置的邊緣系統、鏡像神經區與眼眶額葉。此三種本性之均衡與得宜運用是人類社會文明持續發展之基本動能。驚悚殺人魔那種“我要做件大事”的高傲與自信心態,呈現他人生追求的目標,且做事慎密規劃,正呈現於當代社會文化環境,創造出他特異的人生追求目標。

明顯缺憾之處是他存活在當代台灣社會文化中,其社會化成長過程所造就的人生追求目標,遺失“仁愛與慈悲”的兩個成分,而只求自己的偉大,其三種天賦的本性發生畸形的發展,終至其高傲與自信的人生目標是殺人,驚動台灣媒體,以成就其偉大。台灣社會瀰漫著潛藏的盲目追求“單一價值”的成就,致使某些特定個體產生畸形的追求目標。顯然,這種價值觀不是單一案例,所以竟然有成千的人加入支持粉絲團,若以二千三百萬台灣人口的保守估計,有此畸形人生目標者,其盛行率高達萬分之一。也就是一萬個人中就有一個人,有此畸形目標的追求者。這是令人憂心的社會現狀。

為有效扭轉此社會現狀,首先衛生福利部與科技部要善用資源,有效進行社會大眾的腦與精神生活的神經科學推廣教育,使社會大眾深切瞭解腦的功能展露自我存活、仁愛與慈悲的三種天賦本性。其次是衛生福利部與教育部要有效運用資源,進行符合腦科學原理的個人成長之家庭教育、學校教育與社會教育,使人人於成長過程中經由“苦辣澀鹹”的人生經驗中持續性地保養頭腦並操練腦力,使三種本性在多元環境裡均衡而得宜的運用與發揮,使個人與社會、與土地建立深切的連結,不活在虛擬世界中,踏實經營人生三五成群的朋友團體,消弭不具仁愛與慈悲的個人自我成就之追求,此即日常生活中人人都用心修習的心腦操練課程,最後當可成就兼具“自我存活、仁愛與慈悲”的敦厚人生目標。

因為腦具有多樣性能力,每個人天賦不同,因此,可以追求的敦厚人生目標的內容,因人而異,其面向可以是文學,可以是藝術,也可以是理工等,其層次可以是勞力,也可以是勞心的,不一而止,但絕對不是可供媒體渲染的血腥事件。

我謹呼籲,相關政府部門的衛生福利部、科技部與教育部,跨部門籌建“腦與精神生活提昇”的工作方案,有效教化大眾,在追求高學歷、高薪資、高成就的台灣社會,人人反省與深思,有效突破這種單一價值的魔咒,脫開人生天天挫折的枷鎖,走出“沒有明天”的死胡同,有效開創更寬、廣的人生敦厚目標。雖然人生際遇多乖舛,卻也能由多變化的人生歷練中,藉著日常生活心腦操練的健康生活方式,平衡且得宜地展露人的三種本性,如此,當能持久性地營造每天突破困境的快樂生活,人人當因此而精神生活更豐富,精神得以樂活。 

 

更多資訊 => 精神健康基金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腦操練 精神樂活

胡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