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514_GREECE_Santorini_2005_09_18_MVI_1152 (28)

2005年9月拍攝於希臘

 

 臨床上,我們常看到一些長期處在憂鬱狀態中的病人,他們的臨床診斷是大家所熟知的憂鬱症。而實際上,他們的內在充滿了許多化解不開的心情負擔,整個人生中充滿了濃濃的憂鬱,連帶不愉快的感覺。例如某位生性內向的病人,自從20多歲結婚之後,就開始傳統中國婦女的相夫教子生涯,照顧家庭,侍奉公婆,養育子女。在她悉心照料之下,子女都順利地養育成人,目前兒子已經大學畢業,女兒也進入大學念書。只是在三代同堂的家庭中,因為病人平日忙於家務,照顧大家的衣食起居,無形中兒女跟祖父母的關係反而比跟病人還親密。病人的丈夫一向工作忙碌,又因為有些事業設在外地,經常得出差一段時間,與病人的互動並不密切。至於娘家人方面,病人總覺得礙於自己是出嫁的女兒,即使有空,也不方便經常回去走動。

 病人在子女長大、家中勞務減輕之後,覺得子女跟祖父母過從甚密,反而是跟自己缺乏親密的互動,似乎若有所失,開始覺得自己需要一些心情上的寄託,於是試著去參加志工團體,讓自己有點事情可做。過去病人一直覺得自己很笨拙,沒有能力去做什麼事,只是平平淡淡地過日子。等到參加志工訓練課程後,因為有機會學習到許多新的事務、新的待人處世的方法,覺得生活頓時變得既豐富、又愉快,不只收穫豐富,而且還有一種新生的感覺。

 在志工團體中,病人認識了一位男性友人,自覺好像被他帶出了一個新生命。病人在心理上覺得跟這位男性友人非常接近,甚至覺得他好像是自己的男朋友。不過,長期以來,病人對這種關係並不以為意,對丈夫還是一如以往般,維持相敬如賓的關係。病人也曾希望丈夫能安排一些家庭活動,然而丈夫總是把時間和心思花在事業上,家中的活動反而愈來愈少。久而久之,病人跟子女的接觸機會和互動也愈來愈少。

所以,病人覺得自己外出參加一些社會活動變得是很自然的事,也算是良好的生活寄託。然而,這位「男性友人」在夫妻雙雙退休後,做了一些新的生活規劃,病人的生活重心也隨之消失。只要這位「男性友人」不在,不能像過去一樣安排一些活動,她就失落到有如自己已經一無所有,自覺無力去管人世間的各種事情,也沒有能力去應付日常活中的應對進退。

 在心情失落、憂鬱下,病人產生嚴重的睡眠障礙,只能整天躺床。病人雖然曾經企圖跟丈夫討論,希望丈夫能安排一些家庭活動,但是一如往常,還是得不到丈夫的正面回應。病人長期處於失落狀態中,最後連原本的志工團體活動也放棄參加了。

 在仔細的會談下,病人呈現出具有鮮明的傳統價值觀念,她一直認為自己對兒女沒有盡到應盡的責任,也非常尊重公婆,至於跟男性友人的來往,內在感覺到有一種放不開的愧疚感。

 

 就精神病理學的觀點來看,病人在近一年來心情失落的情境下,內在不安、愧疚及失落的生活場景,引發腦力不足,不足以應對這人生的衝擊,共同譜出精神醫學表面上所看到的憂鬱症。其心境中,在失落、憂鬱中,還帶有一層厚重的愧疚感(罪惡感)。另外,還有一層是對自己能力的低評價,認為自己什麼都不會,總覺得需要依賴前男友才能處理好生活中的種種事情。

 在低盪的腦力下,她雖然有意放開對男友的依賴,但是一想到丈夫的冷漠,讓她覺得自己有如在溺水中抓不著浮木般,一直處在內在的焦慮、不安狀態下,更進一步促發其腦力的折損。面對所敬重的公婆,不能訴說自己的內在困擾,或尋求任何協助。想跟娘家的父母和兄弟姐妹講,也因為擔心被他們責備,而不敢向他們訴苦。

 孩子雖已長大,大學畢業,也因互動少,親情疏遠,未能察覺病人的困難,當然也不能對病人(母親)有所幫忙。這種種成串的精神病理因素,好像一張綿密的心靈之網,把她緊緊網在裡面,掙脫不掉這種情緒糾葛,儼然是熱鬧社會中的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孤島,飄流在茫茫人生大海中。

 

~繼續閱讀~

迎接陽光 ~脫離罪惡感~ (中) 

迎接陽光 ~脫離罪惡感~ (下) 

      

BrainLOHAS        

官方網站http://www.brainlohas.org/
臉書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BrainLOHAS
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user/BrainLOHAS
 Line@官方帳號http://line.me/ti/p/%40swr4356s
 精神健康訊息免費訂閱https://goo.gl/QxmAfp
捐款支持https://goo.gl/TzygrY 
    

腦力壓力紅綠燈APP(Android) https://goo.gl/3NqVS9 (iOS) https://goo.gl/YjaPt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腦操練 精神樂活

胡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