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23 09.03.05   

 2000年殘障奧運的馬拉松競賽中,一位失明的無名小卒Henry Wanyoike在領跑員的帶領下,出人意料之外地一路領先,贏得冠軍(註1:Times Sep 3, 2012;註2:香港文匯報,2005.11.23)。這位來自肯亞小村落Kikuyu的Henry原先是肯亞國家隊的後備隊員,憧憬著能靠馬拉松賽跑出人頭地,沒想到在1995年20歲的某天,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半邊身體無法動彈,眼前一片漆黑,他的世界就此陷入無盡的黑暗中,失去了生存的價值。接下來的三年他自暴自棄,不肯見人,腦子裡充滿了自殺的念頭。之後他搬到復健中心,遇到比自己更不幸的人,才逐漸展開新生活,又聽到老師提起盲人也可以跑步,重燃希望,於是跟領跑員靠著繫在手腕上的一根繩子相連,開始接受長跑訓練。起初他撞得頭破血流,但咬牙堅持下去,終於在2000年得到殘障奧運馬拉松比賽冠軍,証明了自己不是寄生蟲。接下來他把生活的目標訂在打破世界記錄,果然陸續打破了五千米及馬拉松的失明世界記錄。然而Henry並不以此為滿足,他的新目標是激勵更多傷殘人士,要大家以他為借鏡,站起來讓別人知道自己有能力、也有權利獲得機會,達成自己的夢想。對Henry而言,生命本身就是馬拉松競賽。

 兩年前,一位台大漁業水產養殖系研究所二年級的學生黃同學(註3:自由時報,2012.9.2),因為發現研究所偏重學術性,與自己想做的不同,加上家鄉從事傳統養蚵的阿公、阿嬤年紀大了,毅然決定休學,回七股老家接手阿公的養蚵事業,並以「蚵男」為名,採取網拍經營,但生意不如預期。之後入伍服役,退伍後在網拍事業中結識在台北饒河夜市賣烤生蠔的客戶,轉念決定自己賣烤生蠔,從2011年6月起在台南善化夜市以「蚵男鮮蚵本舖烤生蚵」為名,展開「夜市人生」。由於堅持品質,知名度迅速打開。蚵男表示至今不後悔這個決定,不認為傳統漁業是夕陽產業,反而前景看好。他更準備結合其他蚵農,全台拓點,將七股的白蛤、海鮮推展到全台各地。

 一位做過環評工程師、生態調查解說員的東海大學生科所博士後選人黃先生(註4:聯合報,2012.10.20),今年七月回到台南家鄉,發現黃金海岸侵蝕嚴重,變成消波塊墳場,震撼之下,決定放下學業、工作,從九月起展開環台海岸之旅,用足跡記錄沿海殘缺、醜陋的風景。為了落實環保理念,拒買瓶裝水,一路討水喝,因為沒錢,曾向海巡安檢所、消防分隊、廟宇、民宅借宿,一付狼狽樣,常令人以為他腦筋有問題。他將沿途令人怵目驚心的遍地垃圾、廢棄針頭、泡在黑水中的藻礁、螢光綠色牡蠣、等一一拍下,透過臉書每天更新(註5),至今已上傳數千張照片,引起廣大的迴響。他表示,台灣海岸退縮問題嚴重,希望自己走的每一步,能引起越來越多人對海洋的關注,用實際的行動讓海洋和我們生活的土地更美好。

2013-12-01 16.16.39  

 這三個例子乍看似不相干,其實他們有一個最大的共同點,就是在社會潮流價值觀的人生旅程上,轉個彎,看待人生,並著實地看重生命的價值,善用生命。

 肯亞的Henry是位鄉下孩子,運動天賦是他改變命運的寄託,不幸在20歲因中風導致95%視障,喪失了身體價值代表的人生意義,卻能從強烈失落感中,一步步調整,從學習居家生活開始,進而從可用的資源中學習發揮,不被命運打敗,更積極地擔任希望大使,以傳遞平權理念為自己的人生事業和使命。

 蚵男則是另一種典型,他領悟到自己想走的路,拋開虛榮的學歷迷思,忠於自己的想法,勇敢地面對質疑和嘲笑的目光,返鄉承接被視為夕陽化的養殖產業。他看到了家鄉的美好以及豐富的資源,便利用自己所學到的科技觀念,做好品質管控,從夜市直接推銷。在獲得好評、站穩腳步之後,目前更遠大的志向是聯合其他養殖業者,全台拓點,將家鄉的鮮美的海產推展到全台灣,有效促進家鄉的繁榮,帶來漁村的新希望與嶄新的未來。

 黃先生則是出自環保的理念,希望喚起大家注意到我們賴以生活的土地和海洋,一起來守護我們這塊家園。他把旅途中的實踐、自省和自己的感受分享給大家,希望透過大家的努力與自身的實踐,讓臺灣這片土地更好。在這個過程中,他體會到臺灣美好的是人情,你我都有能力去改變現況,做與不做而已。他認為臺灣在對立與謾罵的文化中,已經失落太多了,希望大家應該讓美好的留下,不美好的則利用我們本身就有的力量,讓它自然淘汰。

 自從台灣經濟起飛之後,從政府到民間,無不以工業、科技發展作為重點發展項目與社會價值之主流,各地工業區廠房林立,機器、電子業蓬勃發展,一般民眾也以從事科技業為目標。影響所及,年輕人看待傳統經濟是落伍、沒有經濟價值的,大家不再重視土地資源,紛紛離開農村,走進都市,或投入高科技行列。於是只有老人守在家鄉,看著傳統的農、漁、林業逐漸沒落,成為夕陽產業。然而,近幾年來,陸續有若干自我覺醒的年輕人,不再迷思於社會潮流,走出科技、商業、學歷的迷思與表淺的生命價值,轉個方向看到生命的豐富,重視生命的深層意義和存在的真實價值。就如肯亞的Henry,懂得發揮生命本身提供的才能,讓自己的成功成為激勵殘胞的基石。又如蚵男,從鄉土中看到美好的願景,於是腳踏實地去做,並且有宏觀的視野,願意帶動同業一起努力,為家鄉的產業開創新契機,讓地方的夕陽產業重新成為朝陽產業。黃先生則是一步一腳印地走在台灣的土地上,忠實的記錄自己所見、所感受的,並促發社會對土地的覺知與啟發社會對台灣土地的感情,並能進行理性的討論、自身的實踐,不要把熱情深陷不擇手段政治派別的對決,不要把眼光侷限於成本會計經營之道上,如此才能讓台灣更美好,這才是真正的愛台灣的表現。

 由於全球經濟不景氣,工業、科技業首當其衝,許多人都在抱怨找不到好的工作、長期失業、被迫放無薪假、同事傾軋、血汗工廠壓榨人力,人民痛苦指數直線上升,民怨高漲。尤其是都會地區生活水準高漲,人際關係疏離,生活更加艱難。年輕的學子在追求高學歷之後,發現市場上供需失衡,高學歷對不僅延遲就業時間,對工作的加分也有限,無奈之餘,高學歷低就的案例比比皆是,大家心中都充滿怨懟與憤怒。放眼望去,周遭似乎籠罩在一片低迷的氣氛中。

 從精神樂活的角度來看(註6),在不景氣的低氣壓中,似乎更值得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意義,是否過去在不擇手段的政治對決的輸贏氣氛與成本會計經營路途上,功利主義掛帥的大環境中,大家遺忘或忽略了生命價值之所在。也許這正是個契機,提醒我們省視家鄉故里、祖傳下來逐漸荒廢的田園,是否有轉型發展、重新出發的可能性。如果我們對自己生活的這塊土地、環境多一點認識和了解、多一些接觸,也許可以將我們跟土地重新連結在一起,利用我們所學到的科技知識和技術,從小本經營切入,認真發展,追求另一種落實的生命意義及自我肯定(精健道第6道,註6)。我們生活的這塊土地是美好的,傳統的家族、鄰里關係是值得珍惜的,如果我們能投入心力,重新注入新觀念,轉個彎看待人生,吸引出走的年輕人重回家鄉,將活水帶入地方夕陽產業,改頭換面,給整個家族、村落帶來新的前景(精健道第11道,12道,註6),生命的價值會更實在而豐厚,生命的意義更能臻於極致,或許這是現代人豐富自我的一種可行方法。

 

註1:Schuman M: Blind Faith. Times Sep 3, 2012

註2:香港文匯報,2005年11月23日

註3:自由時報,2012年9月2日

註4:聯合報,2012年10月20日

註5:http://www.facebook.com/LoveTheOceans

註6:胡海國:精健道。精神健康基金會(網址:www.mhf.org.tw)出版。台北,2010年二刷

 

本文為完整版,其精簡版刊載於張老師月刊 2013年2月號

  

BrainLOHAS    

 

官方網站http://www.brainlohas.org/
臉書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BrainLOHAS
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user/BrainLOHAS
 Line@官方帳號http://line.me/ti/p/%40swr4356s
 加入我們http://ppt.cc/IKQBb
捐款支持http://ppt.cc/RXt3P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腦操練 精神樂活

胡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