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826_2013-11-17 12.37.38.jpg  

 

每個人的心目中都會期待能夠組織一個甜蜜的小家庭,擁有美滿的婚姻。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周遭的同事、鄰居看起來似乎都能營建屬於他們理想中的美滿家庭。不過,有時候我們看到的所謂美滿家庭可能只是一種假象,也可以說,其實家家可能都有本難念的經。下面的案例就真實反映出一個社會中還不算少見的小家庭的生活實況。

這對小倆口的日子過得還算是平安,直到有一天妻子突然接到警局的通知,希望她能帶丈夫去看醫師。這位遭到晴天霹靂的妻子不敢置信地發現,原來丈夫竟然會去偷鄰居的女用內衣。而她的丈夫在面對醫師時,內心卻深深的感到不知如何開口陳述自己的困境。他的內心長期以來有種不能自我掌控的挫折感,事業也一直不穩定,生活中好像失去了自我,有種失去生命意義的感覺。病人從小成長於單親家庭,母親含辛茹苦地帶大他們姐弟。病人雖然結了婚,目前也跟母親同住在一起,但是這個家總是讓他覺得沒有紮實感。他跟妻子的感情很好,跟岳父母也相處的很融洽,每週他都會陪著妻子一起回娘家參加家庭聚會,但總覺得自己的身份地位並不踏實。在旁人眼裡他稱得上是位好好先生,隨和地跟大家一起歡聚一堂,但他的內心裡總覺得自己只是一個附屬品。然而這種生活困境平常幾乎沒辦法跟開口跟妻子吐露,所以他一直都過著外表上看似美滿快樂,內在裡卻總是充滿坎坷的感覺。

從精神病理的觀點來看:病人那種空虛的家庭生活顯然與令他哀怨的成長環境息息相關。從國小到念大學以來,他對自己的家庭充滿怨懟的情緒。他對小時候家庭的記憶只是片片斷斷的,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父親長期酗酒,以及經常出現家庭暴力場景的負面烙印。後來父母終於離異,母親辛苦工作養育病人及姐姐長大成人。病人從小就沒有什麼朋友,也不喜歡講話。有一個鮮明的印象就是跟姐姐一起幫母親做家事,以分擔母親的辛勞。他總覺得姐姐做家事就好像男生一樣的粗心大意,而自己反而是很女性化的既細膩又周到。雖然心裡面也很感念母親的辛勞,但是從小到大對母親還是怨多於愛。甚至在婚後,家庭關係也傾向於跟岳家有較密切的互動,只是一直覺得自己失去了自我的地位。從小以來,他的心情上總是充滿藍調的感受,似乎從來沒有真正快樂過。雖然沒有直接的自殺意念及行為,但是感覺人生存在一種飄浮的虛無狀態,總覺得死亡是件很簡單的事。因為生活動力一向偏低,很少陪妻子去旅行或分享生活中愉快的點點滴滴,甚至性生活方面,也常被妻子抱怨,讓他覺得對妻子有相當程度的愧疚感。然而,他的內在卻又有一股對性的好奇衝動,會去做一些自己認為很不應該的行為,也因此而惹出一些麻煩,被警方找上門來。

從精神樂活的觀點來看:顯然病人首先要能澄清,小時候困難的生活環境對他的自我成長所造成的障礙。在掌握從小到大成長的困境後,在長大後的現在要能從每天的生活中,包括人際互動、工作的參與等,去累積個人存有的自我價值。要能在工作及人際互動中,展露自己善體人意的善良本性,而且從別人讚賞他樂於助人的行為中得到愉悅的心情回饋與自我肯定。接下來,就要從自己在現實生活中的正面表現,逐步累積身為社會的一個人、身為家庭的一份子、身為人夫與女婿的價值與意義。從這個自我肯定的過程中,逐步安排跟妻子、家人的家庭活動,與夫妻兩人共同感興趣的戶外活動,以減輕因為內在不安與空虛所產生的病理性性衝動。藉此可以減低自己的自我貶抑,也可以增強愉快的心境,逐步讓從小未能足夠發展的自我慢慢累積起自我的豐富性,如此可望一步步走出從小到大以來生命的蠶繭,當可以仰望生命的天空,開創精神樂活的場景。

 

~~繼續閱讀~~

生命力的釋放 ~突破難言的困境~ (中) 

 

了解更多保養頭腦資訊 => 精神健康基金會

 

加入BrainLOHAS粉絲團 => Brain LOHAS QRcod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腦操練 精神樂活

胡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