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診療工作中,有一種個案給人的印象非常深刻。通常這類個案從小到大,因為種種家庭中的因素而造成內心的創傷,在過去精神分析盛行的年代中,任何一位個案都可以成為精神病理探討的主題。現在的精神醫學講究腦的生物學病理,所以對於病人因為過去心理創傷引發的憂鬱、焦慮、對人生的種種怨懟、對生活不滿意的精神病理狀況,都可以用一些適當的藥物來給與幫忙。對大部份人來說,兒時的一些創傷經驗,大致上應該都可以安穩地渡過,或是從不好的家庭環境中成功地調適過來,而且都還能開創人生快樂幸福的新格局。然而,對於部分在兒童或青春期經歷過嚴重心理創傷的人而言,他們卻是一直都生活在痛苦的經驗與回憶中。藥物的治療雖然能提供部分的幫忙,不過他們的生活依然是陷在舊有的泥淖中。

有一位案例的情況,可以清楚地呈現出這種困擾。就臨床上所見,她是一位對種種周圍事情都比較敏感的人,在人際關係上非常謹慎,對世間種種現象都有很深的感受,任何社會事件都會引起她產生強烈的情緒反應。長期以來,她跟唯一的哥哥一直處不好。至於跟她相依為命的母親,因為年事已高,加上疾病纏身,病人沒有能力獨自承擔照顧母親的責任,不得不讓她心懷芥蒂的哥哥帶回家照顧,以致病人心裡面產生強烈的罪惡感。

談起家庭狀況,病人最耿耿於懷的就是從有記憶以來,嗜酒的父親就不斷地對母親有言語上或行為上的暴力。而病人本身當然也不例外,從小就不時地遭到父親兇狠的斥責和體罰。病人的哥哥則是經常選擇逃避,遠離家中的場景。病人從念高中以後,一直在幫忙家裡面經營的小型家庭生意。等到父親過世後,母親也年邁了,病人一直認為哥哥並沒有負起對家庭的責任,因此兄妹相處上明顯地互相怨懟,爭吵不休,哥哥甚至會對病人講些難聽的話,或進而動手動腳。

母親年邁後,無法繼續經營原本的家庭小本生意,病人的工作變得相當不穩定,開始感受到人生孤單無助,擔心未來的人生該如何走下去。在失望與徬徨中,病人的情緒變得愈來愈憂鬱,來門診時呈現出嚴重的憂鬱症狀,連帶有明顯的焦慮症狀。言談間,病人的話題一直圍繞在過去從少年到青少年、乃至於成年後被父親、哥哥責罵、施暴的往事上。顯然病人沉浸在過去傷痛的心境中,看不到未來有任何撥雲見日的可能。

我們一般都會期待跟自己最親近的父母、兄弟姐妹能互相關懷,逢年過節時家人能夠團聚在一起,以此作為人生幸福的重要原素。看來這位病人對最親近的家人似乎沒有任何期待,也不可能有好的期待。甚至當她來醫院看病,看到哥哥也帶著母親來看醫師時,都要刻意避開母親。原因是她不敢被哥哥看到,怕哥哥會當場給她難堪。有這種生活場景經驗的人,確實會使她在現實人生中成為一個道道地地失落的人,因而,成為社會中的孤島。她曾因為對現實人生的感傷、失落而罹患嚴重的憂鬱症,並因此多次自殺,為此不得不住院接受精神醫療。

 

 

~~繼續閱讀~~

走出傷痛 ~至親的困擾~ (中) 

走出傷痛 ~至親的困擾~ (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腦操練 精神樂活

胡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